废铜回收新闻

废铜回收个体户销声匿迹 行业步入整合时代?

来源:废铜回收      2018-7-30 16:52:01      点击:
废铜回收个体户销声匿迹 行业步入整合时代?
    嘉定废品回收个体户销声匿迹 行业步入整合时代?这一消息这的市民关注,曾经此起彼伏的“收冰箱、收彩电”的吆喝声在上海的大街小巷已经慢慢消失,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废金属、废塑料、废纸价格一路暴跌,扮演废品回收业主力的个体户全线溃败,这为抗危机能力更强的废品回收规模企业提供了一次整合的机会,而盈利模式将是决定废品回收处理业“正规军”能否化危为机的一个主要因素。
     嘉定废品回收处理业遭遇寒冬
  让很多人没有注意到的是,废品回收处理是遭受全球金融打击最严重的一个行业之一。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发布的一则消息称,2008年第三季度以来,国际金融危机迅速蔓延到实体经济,制造业的萎缩导致对原材料需求下降,国内钢铁企业、有色金属加工企业以及造纸、塑料等企业停产、减产,部分企业损失惨重,出现破产倒闭现象,原材料价格一直呈下跌趋势。受其影响,国内再生资源市场疲软,价格暴跌达50%以上,80%的回收网点歇业关门,几百万业内城镇工人和农民回收工因行业不景气而失业或者收入大幅减少,再生资源回收量下降70%以上,造成环境污染和资源浪费,再生资源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嘉定电子废弃物交投中心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今年嘉定电子物回收行业形势严峻,大量走街串巷回收家电的个体户已经销声匿迹,有些则改行转业。该公司环境管理部部长黄铭祺告诉本报记者:“废金属的价格跌了一半都不止,估计50%的废品回收站要关门。因为很多制造企业关门了,钢材、塑料、纸张的需求萎缩,废铜、废铁、废塑料卖不掉。”
  黄铭祺举例说,如果简单分类,从电子废弃物上分离出来可供回收的塑料可以分为白塑料、黑塑料等几种,其中白塑料去年的价格每吨上万元,现在只有3000~4000元/吨,跌去了60%左右。铜、铁、铅的价格这两三个月也下跌了50%以上。
  记者拿到的一份日期为2008年11月8日的“再生资源工作通讯”显示,在国内废钢市场,根据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的数据,8月1日,唐山地区每吨价格在4050~4080元,而10月22日的报价已跌至2100元/吨。在郑州,一些定期从回收站收废铜铁的工厂不再接电话,拒收废金属。黄铭祺说,今年废品回收“游击队”亏损的程度之大,可以说把前面8~10年赚到的钱都亏掉了。
  嘉定废品回收市场前景依然诱人
  虽然形势严峻,废品回收的前景仍然充满吸引力。国家统计局此前的数据显示,我国电视机社会保有量约3.5亿台,洗衣机约1.7亿台,电冰箱约1.3亿台,电脑、空调拥有量也相当大。其中相当一部分是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进入大众消费领域的,如果按照家电产品使用寿命10~15年计算,我国将迎来家电更新换代的高峰,废旧物品处理的市场空间巨大。有报道指出,现在国内需报废的电视机平均每年500万台以上,洗衣机约500万台,电冰箱约400万台,每年将淘汰1500多万台废旧家电。此外,近年来,电子及通讯器材,如电脑、手机、VCD、DVD、唱片等更新换代速度加快,报废数量急剧上升,也带来了较为严重的环境问题。
  在嘉定电子废弃物交投中心,黄铭祺指着厂房里数十台29英寸金星电视机说:“这是从一个学校运过来的,老的电视机都已经换成了液晶电视。每年嘉定要淘汰掉多少废旧家电,现在没有看到权威的统计数据,上海的常住人口1000多万,淘汰掉的废旧家电应该非常多。”
  电子废弃物中含有很多高价值的金属,而且电子废弃物中贵金属回收成本也低于自然资源的开采成本,有些贵金属品相是天然矿藏的几十倍甚至几百倍。有研究发现,1吨旧手机废电池,可从中提炼100克黄金,而普通的含金矿石,每吨只能提取6克,多者不过几十克。因此旧手机可以看作一种相当高的金矿石。在印刷电路板中,最多的金属是铜,此外还有金、铝、镍、铅、硅等金属,其中有些还是稀有金属。统计数据表明,每吨废电路板中的含金量达到1000克左右。随着工艺水平的提高,现在从每吨废电路板中已能提炼出300克金,约合5万多元。美国环保局确认,用从废家电中回收的废钢冶炼得到新钢材,可减少97%的矿废物、86%的空气污染和76%的水污染;减少40%的用水量、90%的原材料以及74%的能源。
  据新华社报道,我国每年可回收的再生资源近1亿吨,价值2000多亿元,其中废钢铁4000多万吨、废纸3000多万吨、废有色金属500多万吨、废塑料600万吨、废轮胎5000多万条、其他废旧物资1000多万吨。此外,据2002年统计,全国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有5000多家,回收网点16万个(未登记注册或临时的回收网点有近40万个),回收加工处理工厂3000多家,从业人员140万人。若包括进城收废品的农民工,目前我国废旧物资回收行业的就业人数有近1000万。
  电子废弃物的巨大利润空间吸引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员进入这个行业,形成了一种比较独特的市场竞争格局,成千上万的个体户与小企业占据了这个市场的主要份额,与这些“游击队”相比,具有正规资质和专业人员与设备的电子废弃物处理企业处于劣势。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周宏春撰文指出,从总体上看,我国废旧物资回收利用的企业规模较小,不足50人的小型企业占相当大一部分。再生资源加工利用技术水平低,大量的再生资源利用企业土法上马,以手工为主,小作坊或家庭作坊式生产,一些企业用的打包、压块、剪切设备是20世纪60~70年代水平。一些地方的企业利用废旧轮胎土法炼油;一些地方的农民通过焚烧回收火烧线中的铜;一些从事报废车辆回收、加工、拆解企业,设备简陋、技术落后;一些农民靠一把锤子和一池硫酸就从废旧电子产品中获取贵重金属。所有这些,不仅浪费资源、污染环境,还给再生资源产业留下了不好的名声。再生资源产业的技术进步和结构升级迫在眉睫。
  嘉定废品回收业需要整合
  嘉定电子废弃物交投中心有限公司是上海少数几家拥有合法资质处理电子废弃物的规模企业,从2004年批准设立迄今,已经形成年处理电子废弃物1万吨的能力,据介绍,2007年该中心处理的电子废弃物数量是86吨,与设计能力相比,处于“吃不饱”的状态。
  黄铭祺解释了“吃不饱”的原因。一般“游击队”采取走街串巷的方式收集电子废弃物,这方面的人力和运输成本几乎为零,用最原始的手拆锤敲方式处理电子废弃物;而上海电子废弃物交投中心有50余名专业人员和专业的处理设备及运输车辆,处理同样单位的废弃物,人力、运输、拆卸成本要比“游击队”高得多。黄铭祺说以CRT显示器为例,经过拆卸处理后,可回收的材料分成四部分:塑料外壳、偏转线圈、CRT玻璃与线路板,综合处理成本与收益基本持平。
  除了成本方面的问题,废弃物的供给也是大问题。黄铭祺介绍,国家和上海市已经出台了多个文件规定,要求各级机关和企事业单位所产生的电子废弃物交给有资质的企业来进行处理,一般采取无偿的方式,由于文件规定是倡议性的,并不具有强制性,有些单位交投电子废弃物的积极性不高,大量电子废弃物流到了没有资质的“游击队”手里。建立在缺乏强制性基础上的无偿交投盈利模式目前还不能满足正规企业发展壮大的需求。
  该中心负责人呼吁,有关部门应该出台更有约束力的强制性规定,让生产型企业的电子废弃物必须交给有资质的企业进行处理,另外加强电子废弃物回收网络体系建设,方便居民交投,将“游击队”整合到“正规军”的交投与处理体系中,规范整个市场的竞争秩序,促进行业的有序发展。